首页 关于我们 市场研究 互动营销 新闻中心 联系我们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新闻中心

媒体采访——“谁在驱使全民制榜?”
         我公司员工聂翔先生,近日接受《精品购物指南》专访,探讨当前日趋泛滥的排行榜现象。
 
        以下是专访内容摘要,摘自20100824精品购物指南
 
排行榜泛滥 谁在驱使全民制榜?
在很多人看来,了解别人,尤其是富人的资产究竟有多少,是神秘又颇具吸引力的事情。1999年以前,尽管当时中国已有一部分人先富了起来,但在保守且不露富的心理作祟下,国内富人的资产始终未曾被公开过,更不要提富人的排行榜。
此时,英国小伙胡润看到了这块市场的空白,制造出中国内地第一份企业家财富排行榜,并投稿给以编制全球富豪榜闻名的《福布斯》杂志,得到支持和认同后,被刊登发表。该榜一经发出,即受到各方的关注,《福布斯》在中国也成为一份备受推崇的权威杂志。
在一些人看来,这份只有50人的富豪榜显得有些粗糙,不过,它却开创了中国一个全新的商业运作模式——榜经济。从此,榜单便与中国结缘,不仅上榜的富豪越来越多、身价越来越高,榜单的名目和种类也越来越丰富。
随着榜单的影响力和受众面的扩大,榜单所引发的争议也随之而来。近日,上海交通大学发布的2010年世界大学学术排行榜便掀起了波澜。排行榜中,美国的大学包揽了前8名,独占鳌头。由于榜单被指为中国留学择校榜,气不过的英国教育部门,甚至要派代表到上海交大了解评审准则。因为对于依赖海外学生获取可观收入的英国大学而言,中国生源尤为重要。
可以说,发展到今天,榜单的含义已不仅仅是个排名的发布,更是牵扯出了其背后的经济链条。榜经济在这个链条上,连接着制榜人、受榜人以及有着榜单情结的公众,环环相扣,缺一不可……
 
         张晨 主持人
         聂翔   嘉宾盈联研究与咨询集团董事总经理
张晨:上海交大公布世界大学排名一事,在社会上引发了不小争议。那么,您是怎样看待这样一份榜单以及这样一种现象的?
聂翔:这份排名聚焦于科研和学术成果,它的指标体系关注的是一个侧面而非整体实力排名。如果大家期望这个榜单是绝对客观科学的,那肯定要有心理落差。我个人的观点是:看榜单的人要调整期望值,理性看待这一类榜单,与其争议不如一笑而过!其实,高校排名的位置好比个股市值,排行榜就是股市大盘,不可全信,更不可迷信!
 
张晨:关于高校排名的新闻,近些年层出不穷,发布的机构也各有不同。不过,每一次排行榜的公布,总会在社会上引起大大小小、见仁见智的议论,一些高校甚至为此亲自找到制榜方,进行询问沟通。在这一股股热议声中,排行榜大行其道。一些媒体对此发表评论,认为高校和受众都有着排名情结。在您看来,为什么会有如此多的高校和受众执著于此?榜单出现后,最吸引他们的是什么?是排名本身吗?
聂翔:之所以上海交大的这份榜单备受关注,是因为在目前教育全球战略化背景下,这份新鲜出炉的榜单展现了大学最坚实的材料”——那就是科研、重点学科、院士数量、SCI索引等。有人说,这些过硬的材料,是各位大学校长心中的一本账,天天惦记着。
 
张晨:在您的印象中,榜单最早是什么时候开始受到外界关注?哪些领域的榜单,是您印象比较深刻的?为什么会对这些领域印象深刻?
聂翔:上世纪80年代末开始出现了企业排行榜什么省优部优,90年代流行音乐排行榜的被关注度也很高,从那个时候过来的人印象都会很深。不过,现阶段公众对排行榜的信赖程度其实有所降低,一是的确有不良商业炒作的介入,二是欣赏标准多元化和个性化,一个榜单很难一网打尽。
 
张晨:在您看来,如今社会上诸多行业的榜单,是作为一种社会现象,还是作为一个领域的评价标准出现的呢?
聂翔:如果符合严谨的评价标准,那我倒觉得社会上的排行榜不妨再多一些,毕竟这也是一种让公众更直观获取信息的手段,只是目前的排行榜评价标准有值得商榷的地方。
就拿上海交大的排行榜来说,我理解欧洲人这次气不顺的缘故,是因为科研与学术成果的评价相对容易量化,更适合榜单的游戏规则,但我们绝对不能轻视学校的形象与声誉,而形象与声誉跟这所大学的人文学者也就是非理工类师长的贡献是不能分割的,它的载体是口碑,而不是一份更容易被公众阅读的排行榜
我作为一个普通的观榜者,不会轻易去质疑类似交大这样的排行榜,但我要说说心里话——我个人心目中的成功大学尤其是中国本土的大学,还需要更多推动精神文化上的努力,真正融入当下中国的社会转型期,影响学界风气,传承独立思考、敢于担当的精神财富。
 
张晨:目前,国家对于发榜方并没有一个准入门槛和统一的标准。那么从制榜的角度,具备了哪些条件,就可以发布一个榜单了呢?
聂翔:榜单是可以冠名等方式来进行商业运作,只要确保排行榜的技术环节——调查统计,是非公益性且独立于商业运作的,而且不能够向参评企业明码标价。如果违背了第一个条件,排行榜就完全失去公信力。另外,排行榜不是梁山好汉排座次,不是在一个小范围内,由某一个行业协会的几个专家凑一屋就能定的,这需要准确的目标界定,科学的评价指标设计和严谨的信息采集,也就是说专业性的具备。最后,保障传播途径的通畅,敢于让排行榜得以在更大范围内被公众所认知。我觉得这几点也可以作为一个模式,推广到各个领域的榜单制作。
 
张晨:在您看来,什么样的榜单是一个成功的榜单?西方国家有没有一个相对成熟的模式可以借鉴?
聂翔:一个绝对不会为赞助、冠名发愁的榜单,它就是一个好榜单!
这句话有两层意思:一是来参评的企业不用你花一毛钱,来投钱的赞助方对排行榜的评选结果施压无效;二是凭借良好的声誉和影响力,能够有很多企业乐于赞助和冠名,愿意推动这项本身非盈利的工作继续下去。
西方国家在模式上跟我刚才说的并没有什么新颖地方,但它们正是因为有很多投资机构,以及厂商的热衷参与,推动了榜单经济的持续升温,也涌现了一批全球知名度和美誉度都较高的排行榜。
 
张晨:网上有评论认为,层出不穷的榜单,是经济利益和巨大商机的驱动,对此,您怎么看?
聂翔:要是没有利益,肯定就不会有这么多的榜单。有内在经济驱动因素,也不一定就是假排名。关键还是要依循刚才所说的三个条件,让舆论来监督和甄别。
 
张晨:国内众多的制榜机构中,从吸引眼球方面说,您认为哪些是做得比较成功的?成功的原因是什么?
聂翔:提到这个话题,胡润一定是一个无法避开的名字。我很欣赏他,胡润在现有的客观条件下制作富豪榜,尽管有争议,他自己也不避讳具体的调查缺陷,但他一直在努力。应该说,胡润富豪榜,引导了公众以更加积极正面的角度对待财富和富豪,鼓励个人通过努力实现收获。这也是他获得成功的密码!
 
张晨:民间传说,中国的富豪排行榜,是杀猪榜,凡上榜者,多被查出问题,以至于一些富豪谈榜色变,有些人甚至花钱让自己下榜。据您所知,此类现象,属中国特色吗?外国人又是如何看待榜单排名现象呢?
聂翔:富豪排行榜见证了中国企业家的群体变化,转型期的中国,因为体制漏洞,资本原罪,以及富豪个人诚信缺失,这是猪被杀的根本原因。排行榜本身没有那么大的力量,你能说黄光裕当初不上排行榜,他现在就能脱离高墙监禁?至于外国人的看法,我们兼听即可,其实公众想得更多的是“我作为一名普普通通的中国人,是否能更加放心地、清晰地通过排行榜,来了解我们这个国家的方方面面,正当体现公众的知情权。
 
张晨:有专家说,榜单作为一种经济行为,将长期存在,那么,对此您怎么看?
聂翔:会长期存在,公众对榜单的心态会越来越理性,鉴别能力也会提升,所以那些不良制榜机构将逐步被淘汰,社会终将留下一批公信力高的权威制榜机构。
 
盈联是市场研究业内商务智能开发与应用的先行者,STAWIN BI作为盈联的商务智能服务品牌,旨在提升利益相关者研究服务的先进性,推动核心研究成果的实物化与工具化,让我们的客户更加有信心的基于调研成果制定关键决策。
© 版权所有STAWIN 盈联.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农大南路1号硅谷亮城2号楼B座520(农大南路与信息路交叉丁字路西北) 客户专线:010-62116635 京ICP备10018899号